澳门电子平台大全

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经济贸易论文

中哈高质量发展农产品贸易的问题与建议

来源:商业经济 作者:原帼力,徐昊
发布于:2021-01-22 共7725字

  摘    要: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进一步发展,哈萨克斯坦作为这一倡议沿线的国家积极参与,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与中国开展了一系列的经贸合作,农业产能合作便是其中之一,农产品贸易的高质量发展便是中哈两国产能合作的焦点。通过分析中哈农产品进出口贸易额,农产品贸易结构和相关农产品贸易方式以及农业合作园区模式下农产品贸易情况,为中哈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提出建议和对策思路。

  关键词: 产能合作; 高质量发展; 农业合作区;

  一、文献综述

  (一)中哈农产品贸易相关研究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在地理上是相互接壤的国家,双方贸易往来频繁,在诸多方面有较多成果。关于中哈两国农业方面的研究成果丰硕,其中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两国农产品结构、贸易互补性关系以及如何优化贸易等。关于农产品贸易结构:张晓倩、龚新蜀(2014)[1]通过比较优势和贸易互补性分析得出两国农产品出口结构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但是互补性较强的农产品类别单一,主要是谷物及制品、油籽及果实、纺织纤维农产品。王鹏雁,胡慧聪(2017)[2]通过商务部对外贸易司数据分析得出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农产品出口主要是水果蔬菜、杂类食品,主要进口的农产品是小麦、棉花、葵花籽及副产品。认为中哈农产品贸易结构单一,技术水平低,未对农产品进行深加工产品附加值低。关于贸易优化的方法研究:米尔江·达吾提汉(2017)[3]通过RCA指数对比中哈两国的农产品,相比之下中国的农产品更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通过产业内贸易指数分析,中哈两国具有密切的农产品贸易合作。孙焕焕[4](2018)通过SWOT分析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可以使双方都能获益。萨宾娜、马莉莉[5](2018)通过构建中哈农产品贸易的出口引力模型以及预测合作潜力分析,认为中国对于哈萨克斯坦出口潜力属于开拓型,贸易潜力巨大,进一步加强对于哈萨克斯坦农产品的贸易可以促进其农产品市场的潜力进一步发掘。
 

中哈高质量发展农产品贸易的问题与建议
 

  (二)贸易高质量发展相关研究

  2019年11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提出建立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标、政策、统计以及评价体系。文件指出:中国提升贸易质量的对策包括通过共建“一带一路”为重点,优化贸易结构,提升产品竞争力,推动进出口、服务货物贸易共同发展,优化资源配置、平衡国际收支等,从而实现贸易高质量发展。

  近年来,对于中国贸易高质量发展学者研究多有涉及,汤婧[6](2019)认为以“一带一路”为纽带,将中国的标准推广至国际市场、积极响应国际贸易准则的发展、积极加入国际标准化治理是推动我国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较优路径。曲维玺[7](2020)认为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需要不断开放新思路,新模式以高质量,高水平促进国际要素的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以技术、品牌、质量、数字化服务等,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

  (三)文献评述

  从现有的文献可以看出,中国学者对于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的研究比较多,研究主要集中于比较优势,潜力以及实证模型分析中哈农产品贸易。中国对外贸易高质量研究成为近期研究热点,但关于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的研究较少,尤其是中国同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深入研究非常少,哈萨克斯坦是中国重要的农产品贸易伙伴,也是共建“一带一路”的核心国家,本文通过研究中哈农产品贸易的结构、规模,并针对性的提出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建议和对策,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二、中哈农产品贸易发展现状

  (一)中哈农产品贸易规模不断扩大

  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历史悠久,现今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引导下,双方开展合作既是历史上贸易合作的传承,也符合两国贸易的需求,同时加强了两国多领域的交流合作,其中农产品贸易作为双方贸易的重要领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从双边农产品贸易总额来看(图1),2009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农产品出口额约为1.31亿美元,2018年出口额约为3.08亿美元约为2009年的2.4倍,近十年来年平均增速约为10%。从图1可以明显的看出,中哈两国的农产品贸易不论是出口还是进口总体上是呈增长趋势。近十年的农产品出口贸易数据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9年至2014年,第一阶段农产品贸易以较快的增速发展,其中2009,2010年的贸易增速相对平缓是由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近两年的经济低迷,使得这两年农产品出口额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在这之后一直到2014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农产品出口都以一个较快的增速发展。第二阶段是2014年至2016年,在这期间农产品出口额从2.36亿美元降低至2.18亿美元,降幅约达7%,分析其原因,可能是在国际大环境影响下原油的价格暴跌导致国际贸易市场的低迷,以及哈国政治环境动荡导致中国农产品出口受到一定的限制。第三阶段是2016年至今,随着农业科学技术以及生产设备的进一步革新,以及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提出,在“一带一路”倡议同“光明之路”的成功对接之后,中国对哈农产品出口贸易又恢复到第一阶段并以一个较快增速发展。

  图1 2009-2018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贸易情况单位(万美元)
图1 2009-2018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贸易情况单位(万美元)

  数据来源:来源于UNCOMTRADE

  从增长的时间序列上分析,在2009-2018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进口总体上维持一个平稳增长趋势,中国对于哈萨克斯坦的进口相较于出口,呈现出进口额远低于出口额,存在巨大的顺差。分析其主要原因,第一,哈萨克斯坦地广人稀,水资源分布不均,缺少农业机械设备而导致农业生产水平低,基本上是处于“靠天吃饭”比较粗犷的农业模式,这使得哈萨克斯坦的农产品作物处于高投入低产出的状态。第二,由于哈萨克斯坦粗犷的“靠天吃饭”农业生产状态,使得其在满足自身需求的同时,也仅有小部分农产品可以出口,这一小部分主要集中于其比较优势产品比如,棉花、谷物等。第三,中国出口的农产品相比更具有比较优势,例如西红柿,柑橘类果蔬,苹果,梨、木瓜等。

  (二)中哈农产品贸易商品结构集中

  根据WTO农产品协议中,与农产品种类相关的阐述主要集中于HS分类,其中农产品主要集中于HS分类的01-24章部分,按HS分类农产品大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活动物类产品与HS分类的01-05章相匹配,第二类是植物产品与之相对应的是HS分类中06-14章节部分,第三类是动植物油脂农产品与HS分类的15章相对应,第四类是食品、酒及醋、烟草等相关产品与之相对应是HS分类的16-24章[3]。本文按照HS分类整理了中哈农产品第一类至第四类的贸易额如表1所示。

  1. 总体贸易结构。

  中哈两国的农产品贸易主要集中于第二类植物果蔬类产品和第四类食品、酒和醋等相关产品。其中第二类和第四类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约占98%,而第一类和第三类农产品占比较小。

  表1 2009-2018年中国出口哈萨克斯坦农产品的分类及贸易额
表1 2009-2018年中国出口哈萨克斯坦农产品的分类及贸易额

  数据来源:根据UNCOMTRADE计算所得

  2. 出口结构分析。

  分析计算2009年至2018年第一类至第四类农产品贸易所占贸易总额比重可知,近十年来,第一类农产品占比约为1.2%,其农产品贸易主要集中于HS分类的02禽肉类和03的鱼肉甲壳类产品。第三类农产品占比在0.15%上下徘徊,其主要的农产品贸易是植物蜡和植物油脂以及羊毛油脂等。

  第二类农产品贸易主要集中于HS分类的07的西红柿、新鲜蔬菜,08的柑橘类水果,苹果、梨、木瓜、杏子、樱桃等,还有少部分的蔬菜汁,果胶,甜菜海藻。从贸易额角度来看,2009-2018年第二类农产品贸易额呈较快增长。2009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第二类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约为0.88亿美元占全年农产品贸易的67.8%,2018年第二类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约为2.23亿美元占比为72.6%。分析其占比持续增加的原因,第一,第二类农产品主要是由食用的果蔬构成,而哈国的农产品作物主要是谷物、豆类葵花籽和土豆以及少量的甜菜果蔬等,果蔬类农产品在产出方面相对较少,而需求较为强劲,存在一定的互补性。第二,谷物类产品除去满足国内自身的需求,还有一定数量的出口,但是果蔬类农产品尚不足以满足国内的需求,需要一定的进口,这样为中国出口果蔬类产品创造了一定的市场空间。第三,根据数据的调查,中国果蔬类农产品相比哈国的果蔬类产品价格低廉,品质优良,更具优势。

  第四类农产品主要集中于HS分类中的16,19,20,21章主要是果蔬类制品、坚果、果酱等。从贸易额角度来看,第四类农产品贸易额同样呈现出较快增长,但从出口贸易额占比角度来看,呈现出略微的减少。2009年第四类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约为0.39亿美元占比30%,2018年的第四类农产品出口贸易额约为0.88亿美元占比26%,相比2009年略有下降,分析其占比下降的原因主要由以下两点。第一,第二类产品中谷物类产品以及果蔬类产品庞大的出口贸易额导致第四类农产品贸易占比相对较小。第二,对于第四类产品之中少数农产品实行配额制度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出口额及出口占比情况。第四类农产品主要是对初级农产品加工后的工业制成品,这一类农产品贸易额的持续增加,说明了我国对于初级农产品不再是一味的以低附加值的初级农产品出口,而是通过科学技术对初级农产品进行深加工,增加其附加值之后再出口。综上所述,尽管农产品贸易出口额占比略有下降,但出口贸易额呈较大幅度的增长。

  (三)中哈农产品贸易方式

  关于中哈农产品贸易主要是以中国新疆同哈萨克斯坦贸易为主。新疆同哈萨克斯坦的贸易方式主要通过边境贸易来实现,而边境贸易一般是以边境的小额贸易为主。新疆深居内陆与八国相接壤,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创造了与哈萨克斯坦密切的贸易条件。截止2019年7月底,新疆已有一类陆路口岸17个,与此同时还有喀什和乌鲁木齐两个航空口岸,12个二类口岸,具体同哈萨克斯坦开放的口岸是: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口、都塔拉、巴克图、吉木乃、阿黑土别克、木扎尔特口岸。中哈边境贸易主要集中在霍尔果斯口岸、阿拉山口口岸和巴克图口岸,霍尔果斯口岸和阿拉山口岸既是公路口岸也是铁路口岸,众多的口岸为中哈农产品贸易提供了便利。

  三、中哈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存在的问题

  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规模不断扩大,新疆是同哈萨克斯坦开展农产品贸易的前沿门户,同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区域,它具有多个一类、二类口岸,众多的口岸为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提供了条件,创造了更大的机遇。

  (一)中哈农产品贸易比重不断攀升但相比其他贸易规模仍较小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中国统计年鉴数据(表2)可知,中哈两国的进出口总额总体上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货物贸易总额从2009年约141.3亿美元增加至2018年近198.8亿美元。2009年农产品的出口额约为1.31亿美元占当年货物贸易总额近1.6%,2018年农产品的出口额约为3.08亿美元占当年货物贸易总额近2.7%。从2009农产品出口占贸易总额1.6%至2018年占比约2.7%可以看出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比重在不断的攀升,但相比其他贸易规模仍然较小。

  表2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海关货物贸易总额单位(万美元)
表2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海关货物贸易总额单位(万美元)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

  (二)农产品贸易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

  中哈农产品贸易主要集中HS分类的第二类和第四类农产品。其中第二类农产品占比在70%上下徘徊,这一类农产品主要是初级农产品,其特点是科技水平低、附加值低。第四类农产品占比在30%上下徘徊,这一类农产品主要是经过加工的农业制成品,其特点是有一定的科技水平,有较高的特附加值。综上所述,中国出口到哈萨克斯坦的农产品大部分是附加值较低或是未加工的初级农产品,贸易主要集中于反季节的蔬菜和水果等,存在农产品贸易结构较为单一,科技水平较低,附加值低的问题。

  (三)农产品贸易壁垒制约中哈农产品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近年来,为了进一步加强双边在农业方面的合作,中哈两国实施了一系列便利化措施。2013年中哈巴克图口岸为优化营商环境,提高口岸通关效率,在农产品开辟了“绿色通道”[8]。2014年中哈农产品贸易与合作工作组会议的召开,旨在推动农产品贸易的高质量发展。在农产品的进口配额、农产品准入、加工包装、运输以及农产品的检测检疫进行了沟通,交换了意见。2015年中哈两国签署了《中哈农业合作发展战略规划》,明确表示扩大双边农产品贸易配额,解决小麦、禽肉等个别农产品的禁令[8]。尽管中哈两国关于农产品贸易签订了一系列的文件,在政策上给予了支持,但是政策的执行实施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性。在某些方面对农产品贸易提供便利,但在更多的方面仍是存在许多隐性限制条件,这无疑阻碍农产品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对于农产品的贸易涉及到关税壁垒以及非关税壁垒,2010年1月1日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启动,对外实行了统一的关税口径标志着欧亚经济共同体有了实质性的进程,这也使得哈萨克斯坦按照同盟协议在相关产品上调整关税的税率,对于非成员国按照同盟协议统一征收了关税,增值税以及消费税,这对于本就利润较小的农产品贸易受到了冲击使得原来较低的运输贸易成本转变为较高的成本。在关税壁垒不可避免的情况下,非关税壁垒也是层出不穷。非关税壁垒形式多样,涉及广泛且比较隐蔽,其中技术性贸易和动植物卫生检疫政策制约中哈两国农产品进一步的发展。

  (四)物流运输成本制约了中哈农产品的贸易

  农产品本就难以长时间储存,因而对于农产品的物流运输是保证农产品贸易的前提和基础。中哈农产品的贸易主要集中于中国新疆地区,贸易方式主要是边境贸易,边境贸易主要通过新疆的口岸从而进行农产品贸易。新疆占地166万平方公里,位处西北,深居内陆,新疆天气寒冷,自然条件恶劣。广阔的占地面积以及恶劣的自然条件使得新疆地区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与此同时关于农产品的仓储问题也提升了物流成本。其中以中哈两国贸易的谷物类农产品为例,哈萨克斯坦运输仓储成本高,损耗大。综上所述,恶劣的自然气候以及较大难度的运输情况导致物流成本的攀升,这对于低价值的农产品贸易造成了较大的不利影响。

  四、推动中哈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的对策及建议

  (一)平衡进出口额,构建互利共赢的农产品贸易

  分析数据可知,中国对于哈萨克斯坦的农产品出口远大于进口,存在巨大的顺差,为避免贸易顺差过大而产生贸易摩擦,中国应平衡进出口,并一定程度上扩大对哈国农产品的进口。在中哈农产品贸易额不断增加的同时,两国应该在农产品高质量发展层面开始更深层次的探讨和合作,以此发挥双方各自主要农产品的优势,同时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农产品贸易,政府与企业应该加强沟通合作。政府层面,应当采取一系列的政策以市场为导向,以需求为重点,扩大农产品的出口,丰富农产品出口的种类,调整农产品贸易的结构。从企业的角度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和“引进来”政策,通过自身科技水平,结合哈国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对于初级农产品进行加工,增加其附加值,在提高的质量同时,提升消费者的满意程度。企业也应逐渐有针对性的扩大对哈国农产品的进口,一方面能够减少巨大的贸易顺差而导致农产品贸易受到阻碍,另一方面企业可以通过农产品的进一步的深加工,打造企业自身的品牌,提高产品的价值从而延长产业链。

  (二)以农业合作园区的模式推动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

  农业合作区是现代农业在空间地域上的聚集区。它由政府引导,企业运行,以工业园区的理念运作和管理,它通过技术、生产、区位等优势推动现代农业的发展。它表现为直接利用当地人力,物力、财力配合自身较高的科技水平如高水平的机械设备、节水灌溉等。

  中国应以农业合作园区的模式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厂,凭借新合作模式结合自身的科技优势推动中哈两国农产品贸易迈向高质量发展。目前中国同哈萨克斯坦建立的农业合作园区主要有四个分别是位于哈国阿拉木图的中哈人民苹果友谊园(2013年)、陕西杨凌农业示范区(2015年)以及位于北哈州的爱菊北哈州农产品加工物流园区(2016)、阿斯塔纳的中哈(韩城)农业合作园区(2017)[9]。前两者主要集中于农业科技以及农产品种植推广,后两者是主要集中于农产品的技术加工,物流和贸易方面。当前这四个农业合作区强有力的推动了双方在农产品方面的贸易合作,但也存在一定的缺陷。这四个合作园区规模小,主要经营的农产品也有重叠,产业范围主要集中于HS分类的第二类,比如苹果、小麦等,发展水平不高,示范效应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针对其存在的问题,中国政府和企业应在已有的农产合作园区基础上,继续加大投入。第一,拓宽农产品种植和贸易的种类,充分发挥双方的合作潜力,更好的服务于农产品贸易。第二,针对四个合作园区位于哈国的不同区域,充分了解当地人对于农产品的消费偏好,通过农产品的贸易增强两国的紧密度。第三,依托农业合作园区在政策上的优势,积极的招商引资,利用外资来提高合作园区企业的参与度,延长产业链,同时在农产品贸易的基础上增加一些观光区域来提高合作园区的副业产值。

  (三)构建中哈双方互认的农产品质量标准体系

  中哈双方应构建互认的农产品质量标准体系。随着中哈农产品贸易的快速发展,农产品贸易的高质量发展是两国合作的焦点。哈国是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对于农产品的进口质量检测采用的是同盟规定的欧洲技术统一标准,而我国对于出口农产品的标准检测与哈国所在联盟的检测标准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这样的差异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出关进程受阻,为了更好的服务中哈农产品贸易。从政府层面上,中哈两国政府应该加强沟通合作,双方共建农产品贸易合作机构,从而推进农业产能合作,加深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之下与哈国“光明之路”相契合,双方共同建立数字化网络信息平台以及双方互认的农产品标准体系,构建相应的质量管理体系,对于农产品的农药含量以及重金属等标准进行严格管制,同时加强检测的力度,确保出口的农产品都是合格且质量优良的。

  (四)完善农产品物流供应链

  中国应加强和完善农产品相关的物流供应链。物流作为服务业的重要构成之一,是当代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推力,尤其是对于难以长期储存的农产品来说,物流行业的畅通与否直接影响农产品的贸易。物流业的快速发展,能够推动产品高效的运输、仓储、包装、加工配送等,这无疑加快了农产品的流通速度,降低了农产品运输成本,提升了产品的竞争优势。对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投入,尤其是交通运输方面的完善是推动物流供应链发展的重中之重。在政策支持方面,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至今,倡议产生的效应正逐步呈现,我们仍然可以凭借这一倡议下的优惠政策,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及专项基金所提供的资金支持,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尤其是公路、铁路以及一些通关口岸的建设,从而达到设施联通,助力物流供应链的发展。在企业合作方面,出于农产品的保鲜,运输的考虑,中哈双方企业应着眼于冷链物流的发展,在众多农业合作园区的基础之上加快构建冷链物流,仓储运输物流等,使冷链物流在空间上得以优化升级,从而逆推农产品贸易的高质量发展。

  参考文献

  [1]张晓倩,龚新蜀.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贸易结构变化趋势、比较优势及互补性分析[J].世界农业,2014(10):128-135.
  [2]王鹏雁,胡慧聪.中哈农产品贸易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分析[J].时代经贸, 2017(31):28-30.
  [3] 米尔江·达吾提汗.中国新疆与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贸易研究[D].新疆大学.
  [4]孙焕焕.中国对哈农产品出口贸易分析[J].合作经济与科技, 2018(2):70-72.
  [5] 萨宾娜,马莉莉.“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哈农产品贸易发展研究[D].西北大学.
  [6]汤婧.以高标准引领外贸高质量发展[J].中国发展观察, 2019(24):21-24.
  [7]曲维玺,崔艳新,马林静,赵新泉.我国外贸高质量发展的评价与对策[J].国际贸易, 2019(12):4-11.
  [8]胡青江,向洁,闫海龙.“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哈农产品贸易发展特征、阻碍及应对策略[J].价格月刊, 2020(5):43-47.
  [9]原帼力,王子曼.产能合作视角下的中哈农业合作园区发展路径研究[J].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1):5-8.

作者单位:新疆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
原文出处:原帼力,徐昊.中哈农产品贸易高质量发展对策思路[J].商业经济,2021(01):104-107.
相关标签:国际贸易论文
  • 报警平台
  • 网络监察
  • 备案信息
  • 举报中心
  • 传播文明
  • 诚信网站